banner

主动权下放 “央企千亿酒店资产重组”攻坚

上海科雅国际大酒店(原上海正地豪生大酒店):5月31日,由三亚市旅游饭店业协会组织,台湾旅行商业同业公会联合会接待的三亚市旅游 酒店 业考察团一行25人,圆满结束了对台湾 酒店 行业为期8天的考察回到三亚。台湾健康 怀化地处湖南省西部,周边和黔、桂相邻,历来是商贸重地, 酒店 、宾馆林立。怀化铁通抓住这一机遇,为当地 酒店 企业量身定做了四海E视业务,即以机顶盒和电视机作为用 。

2500多家酒店,超过1000亿的资产,超级酒店业央企呼之欲出。

这些目前散落于128家国务院国资委下属中央企业的酒店资产,即将通过重组,向少数几家“以酒店为主业”的优势央企集中。

但由谁来整合、以什么方式整合,至今悬而未决。2月2日,本报记者从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局综合处了解到,目前,重组方案还在讨论和研究阶段。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本周,国资委将会召开会议,向相关央企解释这一重组方案。而国资委改革局综合处一位负责人也表示,下周一,国资委将召开电话视频会议,对外介绍相关进展。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1月31日的表态,是对央企酒店资产整合强势推进的最好注脚。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李荣融表示,做好主业是国资委作为出资人对央企的基本要求,央企要严格按照国资委要求,做大做强主业,严控非主业投资。而现有的128家央企中,仅有6家主业与“酒店”相关。

2003年至今,央企的整合一直在沿着两条路线推进——向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向行业排头兵集中。由此,一方面,央企的数量在不断减少,至今已从2003年的196家减少至128家,2010年还将减少至80到100家;另一方面,每个央企的资产都在向其主业集中,并逐步退出辅业。

“股东(国资委)说了算,而不是你总经理(央企管理层)说了算。”这是国资委对自身的定位,也是其强势推进央企重组的基础。但“总经理”亦有自身的考虑。

以此次酒店资产重组为例,出让方不仅希望收回投资甚至获得溢价,还希望藉此摆脱相关的负债和富余人员;而对接收方来说,最佳方案则是,通过“划拨”免费获得此等资产。

这是一场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对垒。如何达到平衡?

2月2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国资委研究中心企业发展与改革研究部部长王志刚表示,国资委只是引导央企主动进行主辅分离,“并未否认拥有酒店的央企可以主动寻找承接者,以减少重组的阻力”。

体内循环

1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正式宣布“拟让央企剥离非主业的酒店和宾馆资产”。国资委改革局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李荣融的讲话很明确,央企非主业宾馆酒店分离重组的范围包括“不以宾馆酒店为主业的央企”及“其各级子企业投资兴办的各类非主业宾馆酒店”。

“李荣融近期的讲话只是再度强调了这一原则,也希望央企能够明确这一点,不应再进行类似的投资。”一位国资委宣传处人士向记者解释道。

在王志刚看来,央企早年因历史原因所形成的经营范围“包罗万象”,并不适应于现代企业发展,因此,“必须进行梳理,强调专业化运营”,酒店资源势必需要流向适合其专业经营的央企。

目前,几乎所有央企旗下均拥有酒店资产,如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电力、中国电信、中国烟草、中国航天科技以及三大航空集团等。据中国旅游研究中心副院长戴斌估算,央企拥有的酒店数量预计在2500家以上,资产规模超过千亿元。

之所以选择央企作为承接人,盖因“震动最小,也最为方便”。

王志刚表示,国资委的难处在于,这些酒店资产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优质资产中掺杂着大量债务以及富余人员处置的问题。“这跟以往剥离学校、医院等辅业资产的困难类似。”

在他看来,重组必须要考虑到“资产转移时所一并带去的债务及富余人员”的处置,因此,央企非主业酒店资产的出让和接收,“并不是简单的把产权一卖了之,而是将其众多历史遗留困难一并转手,更需要出让者和接收者沟通协商”。

主动权下放

2月2日,中海集团战略发展部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中海已经接到相关文件,并在做剥离方案,“国资委的态度很明显,我们也在积极的配合国资委的要求”。他透露,2月1日,中海集团内部还对方案进行了一次讨论。

但这位人士坦言,至今尚不清楚国资委对此重组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和安排。

事实上,早在2007年下半年,国资委便开始筹划“央企酒店资产剥离重组”。但直至两年之后的今天,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重组方案,仍未能出台。

据上述国资委改革局人士介绍,剥离的非主业宾馆酒店,将“通过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转让、市场转让等方式,重组到以宾馆酒店为主业的优势央企”。

但三条重组路径,具体如何选择?对于拥有“非主业”酒店资产的央企来说,如何稳妥处置酒店资产并获得相应的溢价,是其考量的重点。而对于酒店资产接盘者来说,通过“划拨”无偿接受,并尽可能减少包袱,才是最优方案。

王志刚表示,三条路径很明确,是给央企自主选择的,国资委并没有做出硬性规定。

他认为,国资委在重组中只是起“引导作用”,央企可以根据国资委的要求,主动寻找合适的承接人,双方充分沟通,协商利益点。“只要制定合适的重组方案,说服国资委放行就可以”。

王志刚强调,国资委会充分认可央企的主动权。

千亿资产竞逐

尽管重组方案尚未明确,但接盘者踊跃。那些“以酒店为主业”的央企,纷纷主动表态“自己最适合”。

“我只知道,我们是备选的资产承接人之一。”华侨城副总裁刘平春对本报记者表示。至于谁将与华侨城竞逐这一资格,他表示并不知情。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管理专家赵焕焱指出,128家中央企业中,有4家的主业明确含有酒店,分别是中粮、华侨城、中化、南光。此外,港中旅、中国国旅以旅游为主业的央企,也同酒店业务相关。在他看来,有6家企业具备承接人的资格。

显而易见的是,上述企业若能获得这2500家酒店,哪怕是其中一部分,将奠立其超级酒店企业的地位。目前,华侨城仅拥有酒店30多家(包括经济型酒店),而港中旅也仅拥有近50家。

刘平春向记者表示,作为“以酒店旅游为主业”的央企,华侨城具备承接人的资格,而且,华侨城已有了非常完备的酒店资产和品牌,管理水平和运营效益也非常突出,显现出良好的承接人品质。

至于承接方式,“当然,我们希望是划拨或转让的方式重组这些酒店,但若是用市场方式,我们也有资金实力。”刘平春称,华侨城刚刚完成整体上市,这些年在资本市场上的良好运作,使其具备资金实力,满足各种形式的承接方式,包括现金收购。

而港中旅一位负责酒店资产运营的管理层对本报记者直言,港中旅比华侨城还多一个优势:即有过整合国企(中国中旅)的经验,能够顺利重组其它央企的酒店资产。

但华侨城、港中旅等潜在接收方,最终能够取得多大的份额,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其与酒店出让方的利益协商。

在赵焕焱看来,酒店资产重组应该采取市场的方式,通过股份制的形式来实现,这对资产的估值有益,也有利于那些不以酒店为主业的央企心甘情愿地退出。

不过,“通过划拨,左手倒右手,也是可能的。”某大型央企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国资委毕竟是央企的大股东,如果把这些酒店资产划拨给一个以酒店为主业的央企,对国资委来说,也无异于左手倒右手,并无分别。“果真如此,哪个央企会不听命?”

上海科雅国际大酒店(原上海正地豪生大酒店) 在一支足球队里,建设团队文化最重要的时刻并非训练场上的挥汗如雨、激烈拼抢,也不是绿茵场上刺刀见红的传切盘带拦截和身体碰撞,队员们之间交流、沟通最多的时候其实。 经济酒店锦江之星再拓韩国市场 日益繁荣的出境游市场让此前埋头深耕国内的经济型酒店坐不住了。虽然在国内的扩张竞争中,锦江之星速度略显滞后,但在海外扩张的步伐上却。

上一篇:酒店餐饮销售部工作分配
下一篇:没有了

预订


服务与设施

先进完备的商务中心和会议设施为企业举办各类活动提供专业的服务

> 了解设施详情

冬日倾情特惠

客房及餐饮有特价。

> 了解所有促销活动